执剑长安_青青子衿 【第一卷 青青子衿】第一章 子夜之难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青青子衿 【第一卷 青青子衿】第一章 子夜之难 (第1/3页)

  子夜,黑暗与白雪笼罩着魏宫。

  那个关于天煞孤星的传闻似乎当真应验,先是东宫发生叛乱,而后是此刻无尽的屠杀。今夜,天空中的那颗孤星极为明亮,仿佛预言着大凶的发生。

  灾殃,不可避免。

  刺鼻的血腥味、遍地的残肢断臂、痛苦的惨叫声……整个皇宫如同炼狱一般。倒在地上的有宫女、有太监、有宫中侍卫,甚至还有一些逃跑不及的妃子……

  如今已无人能够阻挡这个疯子,这个手持巨剑在黑夜中无尽屠戮的疯子。他浑身是血、双目赤红,目光疯狂而又呆滞。他麻木地挥动着巨剑,一边屠戮一边流泪,同时口中喃喃自语——

  “信阳……信阳你在哪儿……我来了……我来晚了……”

  黑与白交织的诡异画面,血与泪交融的复杂味道。

  黑暗……深渊……绝望……世间所有的消极叠加于一起只怕也不及此刻万一。

  年迈的魏帝与那名年轻的女官躲在密室之中。纵使有数万禁军,纵使此处极为隐秘,但他们仍感到一丝恐惧。因为他们发现已经没有人能阻挡外面那个疯子,如今他们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折鹤兰与韩单到来。

  疯子杀呀杀,他顺着直觉、顺着心上人曾对她描绘的方位,终于来到眼前这座宫殿——

  空空荡荡的信阳宫,孤孤单单的一道白绫。

  疯子缓缓抬起头,眼神中终于出现一丝情感。但也正是这丝情感将他彻底击溃,他从默默流泪变成放声大哭,哭得撕心裂肺,哭得悲天恸地。

  “你……认识小姑姑?她……她去哪了?”

  就在疯子伤心欲绝之际,黑暗中忽然出现一道稚嫩、无邪的声音。这道声音是如此的突兀,但它却像有魔力般使理智尽丧的疯子瞬间冷静下来。而后,一个肮脏、弱小的身影出现在疯子眼前。

  “带……带我走,带我离开这……求你了,求求你……”

  小孩无助地乞求着疯子,他的眼神与疯子一样充满了绝望。

  疯子感到一阵奇怪,这个小孩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自己,反而与自己有种莫名的亲近感。

  小姑姑……小姑姑……信阳是他小姑姑?那他是……

  甜美活泼的音容再次浮现于脑海,疯子抬头看了看飘荡在空中的白绫,随后伏在巨剑上放声大哭。

  忽然,殿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。随后,一道严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——

  “伯清波!还不快出来受死!”

  听到这道声音,感受到屋外那两道强悍的气息,疯子用手撑着巨剑重新站起身。他先是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顺滑无比的白绫,像是在做诀别一般。而后一刻,那股漠视天地、神鬼不敬的狂意再度燃起,与此同时那股屠戮万灵、湮没一切的霸道剑意也再次充斥巨剑。最后,他拔起巨剑义无反顾地向着殿外的二人杀去……

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  中原——这片孕育了这里一代又一代子民的沃土,从最初强大的周陈将中原大统,再到随后的诸侯并起,紧接着又到诸侯列强割据中原、纷纷称帝,而后便是无休无止的诸国之战。

  列国各霸一方,之间战事不止。数百年来霸主之位几度易主,短则数年、长则数十年。但打来打去终究没有一个国家能将中原彻底一统。

  或许正是如此循环交替给诸国带来了些许厌倦,亦或是百余年前的那场劫难给中原带来了一丝启发。数十年来中原竟是拥有了难得的平静——周陈、新唐、北魏、南楚、田齐、后韩、西蜀......这些国家之间竟是相安无事,除了一些小小的摩擦外,竟是没有一场大规模的战争。

  可天下大势,又岂能真的一直平静下去?

  中原表面上虽相安无事,但暗地里却风云涌动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之间明争暗斗愈发频繁。其中最为激烈的便是中原两个豪强大国——新唐与北魏。

  新唐本是中原当仁不让的第一强国。可老天不愿新唐变得太过不可一世,在中原大混战的第十年,一位堪称千古一帝的君王接过了北魏的君权,也正是因为此人,一举将中原的形势逆转过来。

  此人便是北魏历史第一君王——戚世懋!

  百余年前中原混战之际,北魏在武宣大帝戚世懋的带领下,在河东之战中大胜唐军,并将那片肥沃之地归入国土。一举将当时如日中天的新唐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