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唐:长乐请自重,我是你姐夫_第十五章 坐地起价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五章 坐地起价? (第1/3页)

  次日一早,由皇帝最信任的贴身内侍老高带队,一行快马出城,直奔萧家庄传旨。

  “近日国事繁多,朕圣体违和,特解除宋国公萧瑀闭门思过,召回朝堂,领尚书左仆射……”

  正在钓鱼的萧瑀还没反应过来,怔怔的躬身听旨,直到内侍老高的催促:“萧相,陛下隆恩,赶快领旨谢恩呀,朝堂上急等您统领百官,为国分忧呢。”

  “哦哦,这……高内侍,萧瑀戴罪之身,怎么就……”萧瑀不解。

  “嗨,前几日那陈叔达不识大体,与您朝堂上争吵,陛下无奈各自罚了您二位。可事后想想,您一片公心,何罪之有?这不,昨日那陈叔达老母病逝,请辞回乡为母丁忧。陛下气消了,就立刻来召,朝堂可离不开您。”

  什么???陈叔达老母病故?

  萧瑀惊呼道,随即看向了儿子的小院,暗骂不会是这小子干的吧?他怎么敢?我跟陈叔达不过是政见不合,你为了报复,就害了人家的老母?

  正说着呢,萧锐端着一碗汤药跑了出来:“爹,药煎好了,快点趁热喝,凉了药效就打折扣了。”

  萧瑀一巴掌拍掉药碗,“混账,你老实交代,陈叔达那件事,是你做的?”

  “啊?这、这什么情况啊,突然发什么火气?”萧锐抬头一看,嘿,一群陌生人?

  “是你们饶了家父钓鱼的雅趣吗?”萧锐语气不善的质问。

  内侍老高也是有身份的,语气带着几分自傲的说:“世子哪里话?我等是奉陛下之命,特来宣旨,请宋国公回朝的。”

  萧瑀拧着儿子的耳朵喝问道:“逆子,还不招认?陈叔达的事,你敢说不知道?”

  “陈叔达?陈叔达怎么了?爹,您胡说什么呢?虎叔,虎叔……我都让虎叔安排的,您有话好好说行吗?这么多人看着呢……”

  萧瑀虽然生气,但到底还是跟儿子亲近,知道家丑不可外扬。拧着萧锐的耳朵,走进了院子。

  书房内,父子两人,还有管家萧虎侍奉在侧,萧瑀怒声问道:“刚高内侍说,陈叔达老母病故,回乡丁忧。你曾说要让陈家三天之内滚出长安,就是这般狠辣手段吗?”

  萧锐惊讶的看向萧虎,“不是吧虎叔,咱们是正经人家,你怎么去杀人越货了?老人家都下得了手?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