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1805_第六一五章 朝与野,生产过剩,吏部尚书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一五章 朝与野,生产过剩,吏部尚书 (第1/3页)

  第六一五章朝与野,生产过剩,吏部尚书

  朱靖垣听着儿子的说法,真的是稍微有点意外的。

  朱迪镧这个让官员定期下台的制度,要设计形成两个互相针对的官僚群体,有点像前世泰西的多党制。

  多党制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可以遏制官僚体系腐败。

  但是和所有的制度一样,一旦机构本身的组成部分腐化了,遏制腐败的方法也就会变得流于形式。

  比如美利坚的两党,已经形成了轮流上台疯狂捞钱,下台之后互相不揭老底的默契。

  除非有人动了整个统治集团的利益,才有可能会被神经病枪手做掉。

  其他人只要在规则之内捞利益就不会有事。

  不过也就是看起来有点像而已。

  大明就算真的要建立官僚群体轮换制度,本质上也会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制度。

  泰西式朝廷的基础,是多党制度与选举制度。

  从上到下的各级衙门主事官员,通常是定期选举直接产生的。

  然后这些被选出来的主事官员,直接任命自己圈子内的人去当各部门官员。

  大明朝廷不可能实施这样的制度。

  同时,大明的官员晋升和任职,都是由吏部及下属衙门负责,都是要通过考核筛选的。

  不可能允许主事官自己去选人,就算是秘书都不能让他们自己选。

  具体应该怎么搞,有太多需要考虑的问题了。

  吏员异地任职的问题同样很多。

  让本地人当本地的吏员,不只是因为口音问题,更多的还是成本问题。

  外地人根本弄不清楚本地的具体情况。

  如果一定程度的可控的腐败,能够大幅度的提高行政效率,那么这种腐败就是可以忍受的。

  基层吏员用本地人就是基于这样的逻辑。

  于是朱靖垣直接反问:

  “你这个官僚体系轮换制度,有成熟的想法和方案吗?

  “你怎么建立两个相互独立甚至敌对的官僚体系?具体以什么条件来区分体系?

  “怎么避免两个体系互相串联并形成默契?

  “两个体系轮换期间,下台的官员如何安置?享受什么待遇?

  “如何对他们进行全面的彻底核查?

  “两个体系轮换的时候,必然会导致的衙门事务混乱,如何做好预防和应对?

  “以后如何选官?

  “关键是你考虑过两套官僚体系的成本问题吗?

  “还有吏员异地任职的问题,你有没有考虑过基层行政效率会因此降低多少?”

  朱迪镧面对这些质问,也老老实实的回答:

  “儿臣目前其实只有比较笼统的想法,暂时还没有具体的详细的可以执行的方案。

  “具体而言,就是将各个衙门的官僚,都分成‘朝’、‘野’两个群体。

  “‘朝’者在朝执政,正常任职并处理衙门政务。

  “‘野’者在野整肃,接受审查和考核,接受任职和监督教育,并根据成绩和能力预先安排好职务。

  “监督在朝体系的所作所为,统计和整理官方和民间的数据,向陛下和百姓汇报实际情况。

  “每三年一次,由陛下、百姓、在野体系的三方,共同评估在朝体系过去三年的总体执政水平。

  “总体优秀者,可以继续在朝执政三年,最多可以连续在朝两次总共九年。

  “连续在朝两次之后必须下野,由原来的在野群体上朝执政,并核算对上一体系在朝时的政绩。

  “在野者只有大力揭露在朝者的错误和腐败,才有机会让在朝者提前下台。

  “上朝之后也必须大力清查对方的错误和腐败。

  “这两个群体应该不需要专门划分,只要稍加引导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。

  “在野者都是攻击在朝着的盟友,在朝者之间也可能是敌人。

  “所有人下野之后,如果能够通过核查,那么可以选择退出官僚体系,以后也不再参与上朝。

  “如果选择继续留在官僚体系,应该能够继续得到一定的俸禄。

  “这种做法有可能会让实际的官僚数量翻倍,肯定会增加朝廷的财政负担。

  “在两套系统切换的时候,也会有短时间的混乱,以及额外的资源消耗。

  “所以就要考量,这种财政负担和资源消耗的增加,能够能够被带来的反腐收益所覆盖。

  “还要考虑我们的管理机构能否确保相对公正的执行这个体系。

  “历史上很多政策不是不好,而是当时不具备实施条件,或者是收益覆盖不了成本,最终得不偿失。

  “所以需要有足够的专业人员,做更加详细的评估之后,才能决定是否实施。

  “以及具体如何实施,实施到什么程度和级别。

  “还是必须要在生产力达到什么程度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实施。

  “或者是要通过制度细节设计,尽可能降低不执政的人员系统的消耗。

  “至于吏员方面,儿臣其实还有另一个想法,应该能够略微减少本地吏员的负面作用。

  “就是在最为富裕的本土地区,动员民间新生代的有钱有闲的人,充当基层吏员或者是民间监督者。

  “为了鼓励他们参加,可以拿出基层的爵位来。

  “在家乡衙门工作满五年,综合评价得到优秀的,就可以得到官身待遇。

  “工作满十年,综合评价仍然是优秀的,可以得到终身乡士爵位。

  “工作满十五年,综合评价仍然是优秀的,可以得到终身乡绅爵位。

  “具体的评价方式,可以考虑衙门原有考核标准,加上他们接待过的百姓的直接评价。

  “整个过程和结果都要在衙门互联网上公开。

  “这些人已经没有直接经营的产业,本身也不缺少金钱用度,现在开始追求荣誉感了。

  “朝廷的官身和爵位对他们应该是有吸引力的。

  “只是我还不确定,这些设想是否合理,关键是成本和可行性如何,能否取得理想的效果。”

  朱靖垣听到儿子没有大包大揽,直接说他自己也不能确定的事情,反而是在心中稍微松了口气:

  “不确定的事情,可以先做个局部的试点,观察实际情况再决定是否推广。”

  朱迪镧没有任何意见的直接答应着:

  “儿臣明白。”

  朱靖垣轻轻点头,然后继续问其他方面的问题:

  “如果四大产业集团生产的商品,大面积的堆积无法售出,应该怎么处理?”

  朱靖垣说的其实是生产过剩,就是社会上的商品生产总量,大幅度超过有支付能力的需求量,是经济危机的典型特征。

  不过大明的经济结构特殊,并没有生产过剩的说法。

  朱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