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1805_第十章 有钱难买早知道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章 有钱难买早知道 (第1/3页)

  朱靖垣也被老皇帝的反应弄懵了。

  那些出让皇家利益的政策,作为皇族真正族长的皇帝,竟然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……

  难道真的如自己预料的那样,这本来就在他的计划之中?只是碍于身份无法主动提出来?自己的提意正好撞上了?

  还是说,他自己的决策标准,本来就不是完全以皇族利益为依据的?他的屁股下面还有另外的区域?

  稍微考虑过之后,朱靖垣最终还是判断,前一个原因的可能性更大。

  如果它真的不只是站在皇家的利益上,那他执政的前面三十年就该找机会出让利益了,但是他根本没有去做。

  他在跟自己的对话中,还自言自语似的问过:难道到了需要出让利益的时候了吗?

  这句自己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内涵,但是现在想起来,朱靖垣却忽然觉得后背凉飕飕的。

  自己这个爷爷,这个老皇帝,对出让利益这种事情,都早就有了相对完善的心理预案了……

  果断的答应自己的提案,理所当然的修缮利益交换条款,把酒禁这个大项去掉。

  安抚帝国精英群体,维持帝国统治稳定的同时,仍然尽可能的维护皇家利益。

  他完全代表皇族的利益,只是他同样非常清醒,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出让利益,也知道如何让出让的利益最大化。

  与现场有代表的帝国精英群体做简单直接的利益交换,向现场没有代表但是实际上在闹的帝国中下层主动妥协。

  然后还用利益交换和妥协的改革消息,去有效的掩盖对朝廷不利的舆论风向。

  比如说,在这些影响深远、范围巨大、涉及到帝国大部分人的利益的政策公布之后,和谈的关注度就直线降低了。

  现场的王公大臣们,对皇帝的旨意提出来各种各样的意见,却唯独忽略了最后的和谈相关旨意。

  这次不是他们自己故意忽略了,而是真的遗漏了老皇帝的最后那道旨意,都在全神贯注的关注前面改革旨意。

  甚至朱简炎自己都没有注意和谈已经确定了,只有提出那些议案的朱靖垣明白,自己真正的任务终于来了。

  所以等到现场再次安静下来之后,朱靖垣忽然对着老皇帝躬身大声说:

  “孙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