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嫂在上,暴戾将军在线追妻_第5章 裴鸢心中生惑,他是哪里惹到她了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裴鸢心中生惑,他是哪里惹到她了? (第1/3页)

  “别看鸢哥儿是这一辈里,最先给将军府长脸的孩子,其实啊,他那个娘偏心的很!什么好的都紧着茗哥儿。他爹又整日忙着外事,想管孩子的时候,鸢哥儿都长这么大了,哪里还用得着他操心?”

  柳颜欢默默地听着,心里是知道的。裴鸢是个夹在中间的儿子,娘不疼爹不问的。他年纪轻轻就考了武状元,在朝任金吾卫中郎将,也全是靠自己的能耐。

  听闻他得了武状元时,他娘还责备他锋芒太露,不给兄长留情面。

  儿子争气不高兴就算了,还责备孩子能耐高。偏心成这样的娘,也是少见了。

  “唉,我也是愁地很呐!茗哥儿有他娘管着,可鸢哥儿屋里两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!我瞧着你是个贴心的,鸢哥儿要是能找个像你这样的,我就是死也瞑目了。”

  裴鸢闻言住筷,他紧张地觑了一眼柳颜欢,“祖母,您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

  “唉......”裴老夫人深叹一口气,知道自己说的这话有逾伦理。“权当做是我们祖孙间的抱怨吧!颜欢呐,这将军府将来是要你掌家的,你这个做大嫂的,可要帮这个不成器的弟弟,留意留意啊!”

  “孙媳知道了。”

  柳颜欢面不改色,心里却懒得管。

  前世她也给裴鸢物色过姑娘,却得了对方一句心有所属,就叫她下不来台。

  今生她才懒得费这个精力。

  “这正妻一时半会儿娶不到,有个丫鬟伺候也好啊!”裴老夫人白了他一眼。

  “祖母,未有正妻便先有侍妾非君子之道。而且,孙儿我......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。”

 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裴鸢也很是为自己不耻。

  他现在的行径,哪里还配称得上君子?

  一直垂眸不语的柳颜欢心里冷笑,你现在做出的事,便是君子所为了?

  口中说着不要侍妾,又夜间亵弄兄嫂,真是个伪君子!

  裴老夫人懒得理他,转而对柳颜欢道:“你身边若是有可心儿,便帮我留意着。我这一把老骨头,只想在入土前看到他成家。”

  柳颜欢想到前世裴老夫人抱憾而终,死不瞑目。加之前世,裴老夫人与她之间虽没有多少情感,但也未为难过她,便点了点头。

  见她颔首,裴鸢心脏一抽,暗讽自己真是贱得慌。

  若是自己所做之事叫她知道,定恨死了他。怎么还会应承祖母,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。

  “好好好,说定了。你日后有相中的人,帮我留意着给小二子!”

  说罢,欢欢喜喜地用起餐来。

  洛氏到的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